saoirse

✺◟(∗❛ัᴗ❛ั∗)◞✺ 要存很多图在这里呢

我!!!操…………

疯了
我连20.13同时发微博 这种事都拿来当糖吃
我真的很饥渴
我想哭

这个可以当糖吃了么2333

这个超可爱awwwww

九亿少女梦中梦:

两人摇头晃脑的吃鸡视频,就蹲着的那两个,大勺还嫌弃小新没节奏。


卧槽受不了这张图我每天看一次卧槽真好看😭😭😭

酪王:

旧图throw back一下 以及还差一个月而立的某人今年还包不包岛啦有没有线报呀,不是说三十以后就不蓝天白云椰子林了吗,那今年是最后一次?

我可去你妈的吧

卧槽好可爱

DR:


我可去你妈的吧



[家境贫寒,不收律师函。]




W先生是出了名的不好伺候脾气差,除了个别几个从小光屁股玩到大的好友知道这个人就是个嘴硬心软,其他人通通是铺天盖地的骂他素质差念的书都他娘念到狗肚子里了。



这些话W先生不知道听过多少回了,一开始还愿意给个脸面怼回去,然后听到就不屑的冷哼一声,“我可去你妈的吧。”



W先生人很渣,这是不少前任偷偷给的评价,W先生从不同的渠道听到这些无伤大雅的小小评价,照理说他睚眦必报的性格绝对会好好再玩一把那些小姑娘,但是他意外的沉稳与冷静,没有给那些姑娘难堪。


但是他心理仍然不以为然,你看中了我的钱,我看中了你的脸,大家各取所需谈何而渣。




平心而论他对待女孩子在物质方面绝对是没得挑,只要她们喜欢想要,衣服包包化妆品,看上了就买。



要真因为这点事觉得和W先生有感情,那他也是一句,“我可去你妈的吧。”



他这些年还没对哪个人动过心,虽然逢场作戏的爱情也谈了不少,但他在感情上其实是吝啬的一批连个口头承诺也不肯给。



大家都觉得他有心理障碍,他不喜欢接吻,哪怕是在床上,他也不会跟别人接吻。有小姑娘曾在街上踮起脚尖索吻,W先生万分惊慌失措然后一把扯开了她。



他狐朋狗友的发小对此嗤之以鼻,“得了吧,丫挺的你就是有感情障碍。这是病得治。”



W摸摸自己的下巴,少见的没有用我可去你妈的这句话给怼回去,而是深表赞同的点点头,“可不是,哪像你说来感觉就来感觉,就是身体有点障碍。”



就这样一个动不动我可去你妈的,不婚主义者,绝对不接吻,活的肆意潇洒的人生赢家W先生,在自己小三十的那场生日聚会上,打了第一场败仗。



对于W先生来说,那次聚会绝对就是上帝告诉他——完了W一物降一物你的克星来了。



觥筹交错,灯红酒绿,明明L穿的衣服也不是他喜欢的那一款,对他来说的廉价普通没有可以吸引他的地方。



L突然在人群中冲他笑了笑,然后旁边的经纪人用手肘捣了捣L的手臂,说,“W先生。”L才像刚刚反应过来,“我我我,我LGX。”



W心里突然乐了,觉得这个人真的是很可爱啊。他坏心眼的盯着L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此时正张开来,等着他的手握上去。


他偏不,W也觉得自己这个行为活像个幼稚鬼,L果然面部表情不太自然,旁边的经纪人一脸尬笑,W突然就觉得索然无味正准备把手伸出去解决这尴尬的局面,L突然拽住了他的手,然后诚恳的说,“W先生你的手!软的!”


“噗。”W先生不小心笑出声,这个人有点有趣W想。



后面的剧情就像所有八点档狗血文,W先生也不知道怎么事情就发展到这一步,明明他以前喜欢的是细腰巨乳的俏娘子。但是到了L小哥哥这全部推翻了他的标准。



他的发小继续说那些狗屁不通的话,“你遇到一个人,你就没有了标准,他就是你的标准。”


W先生联想到他发小说他有共情障碍,情感虐待,他又看看回家之前因为L的一条短信,我突然想吃哪哪的烤红薯。


他就硬生生转了车头去离L公寓四五个街区的地方买了红薯,还放在自己的口袋里保温,再开车回去的时候,一边想着,“我可去他妈的吧,我真是爱惨了他,还他妈的共情障碍。”一边又咬牙切齿打电话给L“我靠老子这个衣服,他妈的L狗你卖身都买不起。”


L在电话那头笑着,“这不是卖身给你了吗?”



妈的无言以对。



现在要是问他,你和L小哥哥是怎么认识的,他一定会说,“呸!孽缘!”但是在他面前提起L小哥哥,他就绝对会柔和了眉眼,没有那么嚣张的戾气,就像打心底里对一个人无可奈何,“狗东西。”他这么评价L小哥哥。



到L公寓的时候,L正在用他的菜比技术吃鸡,W翻了个白眼,然后从口袋里拿出烤红薯想砸过去,恶狠狠的做了一个动作,比个中指走过去,把红薯贴到L的脸颊上,“他妈的还是热的,老子跑了三个街区,大冬天那么冷!”W虽然在抱怨,但是口气更像在邀功。



王三岁不是浪得虚名。



W看着L把红薯吃完,L的脸颊被红薯烫出一个小小的红色痕迹,看的W想伸手摸一把,但是他克制住了,转而躺在沙发上,他最近很忙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L有一搭没一搭跟他聊天,W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又觉得面前人真的可爱。


他睡着了。



L打完一把以后发现W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他悄悄走过去,蹲下看W的眉眼,W其实挺好看的,尤其是这阵子太过忙碌,W瘦下来,看上去有着锐气。



他伸手戳了戳W的脸,已经没有以前的肉感了,莫名的有点心疼,他叹一口气想找个毯子给W盖上,毕竟这样睡会着凉。



被W一手拉住,W睁开眼睛有点狡黠,“L狗,我以为你多有种,就只敢趁老子睡觉的时候戳我的脸吗?那我可去你妈的吧。”他用力把L拉到自己身边,抱着他,“乖,陪爸爸躺一会。”



END


九月第一篇小说,贡献给葱芯,完工。

一点也不傻

卧槽
我入坑了

糯米糍:

4


小明星委屈的要哭 谁他妈爱管你的事 我算哪根葱啊 我能管的了你这大少爷的事 我是有多自不量力


可是又对自己总是偏向对方感到无奈 小明星觉得自己要弯 可对方不是个值得他弯的人


大少爷身边莺莺燕燕太多了 什么样的都有 即便他想钟情一个人 可招架不住五光十色的诱惑 只能好聚好散


大少爷的冷情几乎没有人会死缠烂打 就好像从来没有过感情一样 大少爷我行我素 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人妥协


每一个局外人都对他们俩的感情有兴趣 女神也不例外 女神问过他最好的朋友是谁 他毫不犹豫的回答是zyt 女神感到诧异 又问不是wsc吗 他犹豫了好一阵 才回答道 他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朋友


大少爷在他这特殊 他在大少爷那就一般了 和其他朋友没什么区别


至于网上流传的坐到大少爷身边就无上光荣 纯属扯淡 他去的时候就那地空 他无处可坐只能坐到他身边


两个人的时候 大少爷会更放松一点 比方说有时候会赖在他家处理公事 一边嫌弃他这沙发烂一边也能在沙发上迷糊着 一边嫌弃他做饭难吃一边又能全部吃完


而且 大少爷这个人身份高贵 人却屌丝 从不嫌弃路边摊 油腻的外卖 和人人唾弃的辣条 一边损他一边跟他大快朵颐


小明星喜欢做饭但不喜欢收拾 一开始只敢支使大少爷扫扫地 后来擦桌子 后来刷碗 后来也就把善后工作全包了 就是这么靠谱


说起来 大少爷只是嘴上各种不靠谱 实际行动却是各种靠谱 所以两个人决定合伙开公司的时候 小明星觉得 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 不吃白不吃啊 他出个名字这事就成了


可这些时候往往只有他们两个人 小明星不知道该找谁参考对比


这么算起来 大少爷其实待他挺好 虽然喜欢骂他损他 可有了好事还是没忘了他


大少爷带他看过房 买过车 见过偶像 有一阵他沉迷LOL 只有大少爷陪他玩通宵


大家总会打趣他是真爱 可他们不知道 大少爷只是喜欢开玩笑 并不是真的喜欢他


即便大少爷待他真有那么点不同 与认识的时间相比 这点不同也会很快灰飞烟灭 大少爷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总会有更新鲜的人在诱惑他


小明星深知这一点 所以才不能放任自己在这种假象里沉沦 可又身不由己的陷进去


小明星空窗期已经很久 这次本来就很欣赏对方 又有机会合作 最主要的是女神通情达理 对他很是包容和理解


他想试试吧 万一能抽身出来呢


结果他还没试呢 大少爷比他还急 到底是认识的时间太长了 他没什么新鲜的了 大少爷对他太熟悉了


其实他这个人本来也没什么吸引力 很无趣 除了拍戏其他时间很宅


大少爷拉他去蹦极 他吓得要死 哆嗦着从平台上下来 他也不想扫兴 可他恐高 大少爷最后忙着安抚他 自己也没跳成


大少爷拉他去潜水 结果也还是一样 他上不了天更入不了海


大少爷只能带他去滑雪 他虽然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 可他真的不会那么正规的去玩 只会随便滑滑 还一直摔跤


大少爷被他弄的无奈 算了吧 就老老实实打游戏吧 可他喜欢玩却又玩不好 回回被坑


他想他应该是大少爷身边唯一一个bug 存活的也够久了 之所以蹦哒好几年也没被删除的原因可能就是做饭了 其实也不好 只是对比其他来说 也就这点优点了


小明星眼睛先红了 想了想 他比大少爷高还比大少爷帅 还是九亿少女的梦 不能这么沮丧


胡思乱想里天边已经大亮 女神给他发了两条消息 “昨晚游戏玩的愉快吗 是不是还没起来呢 还是多睡会吧”


“其实没什么事 我听助理说新开了一家小吃店 味道很好 你中午起来中午去吃 晚上起来晚上去吃 约吗”还发了一排羞涩的小笑脸


小明星吸吸鼻子 回道“玩的挺好的 不太晚 一会就能起来 中午去吃吧 你把位置发给我”


小明星想 昨天游戏玩的最愉快了 不用担心自己泥足深陷了 人家池塘自己搬走了







如果大家看过《初心》请一定相信那是我瞎编的 不是真的 瞎编的瞎编的瞎编的 与正主无关  至于跟lgx喜欢吃方便面这一点真的是巧合😂😂😂😂相信我 我真的不认识他们 我也真的没有其他料 我真的都是瞎编的 千万别当真 千万别当真